「一直處於面試狀態」的職業:演員

徵選,每個演員都要面對的場景。

我是一個很不耐煩徵選的演員,常常在面試後,對自己產生滿滿的嫌惡。我到底是不夠會演戲(心裡想的跟呈現出來的不一樣),還是領悟力不夠(聽不懂Casting或導演的指示),還是長得不討喜(最喜歡往這方向思考了!怪爸媽的基因或怪社會審美價值真得可以讓自己舒坦一點)

跟其他職業的人聊到,他們總不懂我的心理負擔。畢竟他們半年、一年換一次工作遇到要面試這件事,這已經叫做頻率很高。而演員則是一週會有兩三場的面試。 因為大大小小的案子,導演或製作方用各種形式『聊聊』=『徵選』=『面試』去看演員符不符合自己心中對角色的想像。

當時真的很羨慕不用一直去面試的演員啊~

後來的我,成為脫口秀演員。雖然很累,但好處就是舞台機會是自己拼來的。而且也沒什麼再徵選,偶有電影電視或綜藝節目的演出機會,也是主辦方看過我的演出而邀約,省略茫茫人海找伯樂的心酸。

所以,當自己的身份是劇團團長,在面對徵選者時,總是在想麼能讓對方壓力再小一點,再放鬆些,我們之間的關係再對等些。

因此也常看到不太像徵選的狀態,最常見的是:心理諮商。我曾經看過不只一位徵選者在我眼前哭泣,跟我聊心事,分享生命中不太會跟他人說的話。於是徵選一個人從20分鐘大大的DELAY進度到學聰明了,最新一期的五代團員徵選,我每個人留一個小時。

這一個小時要幹嘛?!讓對方放鬆,觀察,還有對焦。確認我們對於成為好好笑女孩劇團團員的想像與認知。

於是,我得要不厭其煩的一次又一次地『講解』徵選須知。八個徵選者就講八次,每一次依據對方的認知,再講解更多關於喜劇圈或是演員這條路的資訊。

工作人員聽到恍神,佩服我的耐心,碎念著對方是徵選者,怎麼不事先查資料做功課。

我想這份耐心是因為我走過那個四處碰壁的徵選路吧!!好希望導演能聽我說,就算不用我也能好好看看我的表演。

能夠耐心也是因為小時候我也常漫不經心啊~反正到處投履歷,看看有沒有機會囉~走進卡米地喜劇俱樂部之前,我完全不認識眼前的喜劇教父張碩修會改變我的一生呢!

想像跟現實,必須透過真實的互動,才能達到認知。

我希望他們能夠好好的認識我,也認識這個圈子,不是他們想像中的那樣腥羶色或鋒利,喜劇有太多面向需要學習與挑戰,而且不是來自外在。

更多的挑戰是來自『自己』。

畢竟是『創作』 還得問很多問題好比 自己是誰? 自己的思想/靈魂/有什麼? 自己能接受的注目有多少? 所以能有一個小時的時間,好好的『徵選』 能有三四個月的時間,上課學習來了解這一圈

都是最值得的投資 恭喜第五代準團員的入選者 期待這段『單純理解喜劇』的時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