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達困境-情感斷片

斷片指的是喝酒之後,會出現一種登出的狀態,會有一段時間的記憶喪失,可能是完全沒有畫面,或是不完整、斷斷續續的記憶。

那黃小胖在表達困境裡指的情感斷片呢?

我覺得有兩種症狀,一種是講話有莫名的抽離感,另一種是過度理性。

之前舊文聊到「木頭人」,我覺得木頭人是努力想要對話,想要理解情緒感受。但情感斷片的人...我會形容像是外星人。本質上他們是想要搞懂地球人在做什麼的,於是他們在某種邏輯上有跟上對話,可是因為各種原因,情感共鳴卻跟不上。這些原因可能是:『情緒感受是很赤裸的,我不想在他人面前展現』、『我不想要被發現脆弱』、『不喜歡情緒丟來丟去』...等等。

當他們看到很有情緒的人,下意識地會封閉情感,會把情感打包放在一個心中的資料夾,決定等到可以消化的時候再來思考,可是,出社會後就發現沒有時間消化情緒,於是那些被打包的資料夾一個個封存。而他的靈魂被封在一個看似無所謂的軀殼中,不起漣漪,或是不近人情。

課程中我最常講的概念是『常練習什麼,就會變成什麼』

當你常練習情感斷片,你就會很習慣遇到情緒感受就封閉自我的過程,久而久之,越練習越上手,直到有一天,要你很有情感的說話時,找不到情緒。以我自己遇到的例子,就是粉絲跑來我面前,表情『僵硬』的說:你『蠻』不錯笑的。我原以為他走來是要揍我,聽他講完,換我想揍他了。

講話有抽離感的人,會有一種神秘感,在不為所動的外表或眼神底下,不知道在運轉什麼。如果還有點顏值,會導致身為少女的女孩們產生出母姓,有一種要教會他『愛是什麼』的使命感在心中產生,當少女長大後就會發現,他們聽不懂人話。外星人是真的聽不懂地球語言。他們會在你抱怨難過的時候,人在現場但是情感上自動登出。外星人修煉成精的時候,還會在伴侶哭泣時,不小心睡著。只因為他太常練習『情感斷片』,所以當情感超載,就當機了。

像這樣的外星人,只要他在現場,而且他也是『在乎』而且『願意』聆聽的,那就不用對於他抽離的神態感到傷心。記得讓他理解『難過或哭泣的你不是在責備他』,不然他會對於情感越來越害怕。既然他還在學地球語,那就把你的情緒想像成一個他需要學習的知識,可以用短短的語句:『我現在覺得心累』,他會警鈴作響,然後下簡單的指令,像是『你可去洗碗或是晾衣服』,然後他就會去做事了。不要想成是在叫狗,畢竟狗很能感受情緒的。

還有一種是理性過了頭,他很能講,甚至滔滔不決。但無法同理他人的感受,一副「溝通就是邏輯或辯證,講贏了才對」。這樣的人會講一些明明是很有感情的話、明明是關心或安慰、明明是激勵或支持,但他把情感打包了,於是讓你覺得聽不下去。

這樣的人就是,你明明在跟他講情緒感受,但他硬要鑽牛角尖在一些邏輯、語句、歷史脈絡。他會很有底氣的要別人有邏輯,但是很多話是一連串事件累積下來的情緒感受,但他不管,他就是想完全撇除這些,專注在『怎麼解決事情』上。

人類是需要理性感性兼備的,只有理性的對話像是公文堆砌,無法產生靈魂交流,無法談心。

舉一個例子:演唱會,很多歌手音準很好,但是總有些歌手光是起音就能讓你起滿雞皮疙答,他們的歌唱現場讓你感覺被療癒,感覺唱進心底,偶有哽咽聲、呼吸聲,沒把音唱準確,卻讓你覺得這就是人生的滋味。

像這樣的情感斷片,因為太需要理性,導致交談者丟接話都要很小心踩到邏輯謬誤。他們很難觸動人心,也很難『包容』他人沒那麼聰明,沒那麼跟得上。像這樣的學生,教學相對更困難,因為在這個社會依賴理性能存活的太好,所以更沒有說服他們學感性的可能。

同學們結業時,我會在每一張結業證書上寫下隻字片語,每一個人都不同,那是我針對表達上還需要提醒的地方,或鼓勵或反饋,都很真心也很實在,有時同學看到那些文字會直接落淚,與其說是證書,還不如說是心靈小卡。有一次,有一位同學用他以為的開玩笑方式說了:『小胖,你怎麼會寫錯字直接塗塗改改的。』當時我笑笑的說,因為我很急,也很真心的感應那一閃而逝來自老天爺的提醒(我常說我的感知能力是來自老天爺幫忙,有時我只是翻譯者),我覺得寫下真誠比正確還重要。然後,我就請那位同學再來補課了。

表達,真心比正確還觸動人心。他是需要理性與感性兼備的。學表達,就是學會如何在充滿感性的狀況下,掌握情緒,穩定推動思想,用清晰的口吻,傳遞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