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當墊腳石也無妨】​

好久不見Social。​

我們一直各自忙碌著。原本,我的個人新聞是六月出新書,但在七月才見到面的我們,談論的焦點反倒落在Social的個人新聞上。趁著與他相約去看「Comedy Plus」場地規劃的機會,我們也約了一場午餐直播。​

「Comedy Plus」是他即將在八月開幕的全新喜劇俱樂部。​

跟在Social旁邊,看著他比劃著場地裡,每一個角落空間的規劃與想法,心裏很為他開心,能在台北建造一座專屬的俱樂部,這是他在喜劇圈耕耘這麼多年後,又邁出很大的一步。​

相信未來會有更多脫口秀演員,在這個場地登台,用自己的魅力與幽默觀點,逗笑觀眾,讓「Comedy Plus」時時充滿觀眾的笑聲。​

回到「卡米地喜劇基地」,從泰順街成立以來,一路經過鄰居投訴、房東漲租,最後才搬到現在位於八德路的落腳處。​

Social和我都是念舊的人,上次走進卡米地休息室,牆面貼滿過去演出的酷卡,看著那時還在站立幫的我如此青澀,這間第一次走進來的八德路卡米地,瞬間也就沒有這麼陌生。​

Social作為引領我進入喜劇的師父,更像是我的爸爸。​

那天的午餐表訂是工作,而我卻偷偷帶著「回家吃飯」的心情,暗暗雀躍,沒有讓旁人知道。​

和Social坐在同張桌子吃飯,彼此問候一下,聊聊近況,卡米地不只是卡米地。​

一個小時的直播時間,話題走向跟預排內容基本上不一樣。要讓Social聊聊我的書,分享寫書時經歷的種種關卡,聊著聊著變成話家常,半小時後才猛然發現,原來話題一直圍繞在他的「喜劇攻略」上。​

結束直播之後,留下來等工作夥伴吃完午餐的空檔,是我私心抓著Social討拍的時間。​

明年是「好好笑女孩」成立的第十年,加上今年新入團的第五代,好好笑女孩一共有三十多位女孩,先後站上舞台表達自己的幽默觀點。​

當時,成立「好好笑女孩」,是希望在演員性別比例懸殊的現場喜劇圈,找出為數不多,適合當喜劇演員的女孩。並透過打團體戰的方式,在男性演員為主體的喜劇圈中,提供女性有一個共同安心成長,展現女性幽默觀點,創作喜劇表演的同伴。更於三年前建置「月半窩表演空間」,提供女孩們有一個固定熟悉的排練與發表場所。​

Social說Stand Up Comedy首重「邏輯」,然而女性邏輯普遍沒有男生好。「要先能讓別人聽懂,才能好笑」因此,我在培育女性脫口秀演員時,最花時間的,是協助女孩們理順邏輯。​

其次,Stand Up Comedian也必須具備「執念」。​

有趣的是,女生有了邏輯,有智慧,講話也幽默之後,大可在別的圈子吃香喝辣,沒必要待在相對刻苦的脫口秀圈。​

但是,「放棄」這件事說起來很容易,要真的做到,對有「執念」的我來說真難,因為我是多麼熱愛Stand Up Comedy,我是多麼驕傲女孩在我身邊的成長與蛻變,帶領女孩雖然很難,也與Social推展喜劇的方式不同,但其中本質是一樣的。​

「對的事,一直做,持續做」是件很有意義的事。​

十年來團員更迭,有的女孩還在喜劇圈持續努力,發光發熱;有的女孩轉換別的跑道,將這段經驗轉換成為生活的養分。​

總要有人帶著「執念」,而我,就是那個帶著「執念」,一走十多年的人。​

這場與Social談話,這位帶著我出道,帶著我成長,這位我所重視的貴人,用不同的切入點,理解我、認同我,那些我持續做著的,帶領女孩與推廣表達教育,讓我更篤定自己努力的價值。有Social的鼓勵,讓我更能踏穩腳步持續前行,帶著這樣的底氣,外面那些紛紛擾擾,對我來說就顯得無足輕重。​

此外,聽Social從最源頭,講述Stand Up Comedy整個發展脈絡,用更廣泛的面向去分析發展趨勢, 並且試著從中找到自己適合的位置。或許我不會是最紅的那一位,但我會「執念」努力著,在Stand Up Comedy、好好笑女孩、表達教育,持續擴散自己的影響力。​

努力十多年,透過出一本書,好好整理自己的思路,將自己這段時期以來的理解,書寫文字,留下印跡。這個過程雖然枯燥,卻是下一個十年重要的基石。​

然後帶著新書,找到忙碌的Social聊聊,充充電,然後借用一句團員的台詞​

「更好的黃小胖,全新上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