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底下幽默的人,在舞台上滑鐵盧的原因之三:幽默的目標不再是社會性(好人緣),而是發揮影響力。

我發現,私底下幽默的人,在舞台上滑鐵盧的原因其三:

幽默的目標不再是社會性(好人緣),而是發揮影響力


/


看到脫口秀演員,興沖沖地去打招呼,有時候會被其冷漠又疏離的狀態給嚇到。怎麼會這樣?


因為他下班了。


/


我發現想學習脫口秀/幽默/講笑話的學生,常常會跟我表示,想獲得好人緣。可是我都會請他們再想想,脫口秀演員上台講的那些話,私底下對著你講,還會好笑嗎?


/


上述這兩個情景,反覆出現在我的周遭。(啊!我不是冷漠又疏離的那個啦!通常要找我拍照我都馬虛榮的很~除了素顏帶小孩狼狽時,通常都可以馬上上班拍照)


我發現這是一個誤區,大家以為台上那些鋒利的話語是可以在台下講也不得罪人。但實際上,幽默等於冒犯。


社會性的幽默與舞台上的幽默,是不同的感覺。當我們在私底下開開玩笑,是很放鬆也沒什麼壓力的,畢竟我們看得到我們要逗樂的人,也不覺得一兩句話會有多大的傷害。


可是走上舞台Open Mic,發現那極其綁手綁腳的感覺,空有十八般武藝卻施展不開,為什麼?


每一個陌生觀眾的視線就像是一把刀一樣,表演者要承受脫口而出的話代表自己的思想/性格/道德層面,於是會不自覺得轉換態度。於是只要一點點立場不穩,邏輯鬆動,觀眾就察覺不了笑點。


/


我觀察到,私下這上台幽默之間的差別,來自於一個很幽微的心態。

你搞笑的目標是什麼?


如果是耍寶一下,為了讓更多人喜歡自己,很可能話語之中不小心會落入討好的感覺:『請笑笑我吧!』,這份討好對觀眾而言是尷尬的,因為他們想要聽到的是你對世界的觀察與看法,他們想要笑,而不是拍拍你。


/


在設計課程時,我很強調團員的心理健康,甚至有點挑戰他們對於負面評價的承受力,於是會請他們講出更深層更有立場的話語,練習者一開始都不太能承受自己這麼極端。於是,我會請他們理解,話講得直接點,觀眾才知道你的意思,才能笑得出來。


可是,這麽坦誠、這麽沒有包袱,為什麼還可以這麼勇敢呢?為什麼會想做脫口秀演員?


因為說話能發揮影響力。


回到課程上,我會問:『講出內心深處的話,感覺如何?如果有點暢快感,有點爽度,有點期待還要講更多,那麼,歡迎你加入我們這行。』




在初階班的「勇敢面對自己」之後,針對想要上台幽默說話或是想要走上脫口秀這個表達藝術的朋友們。我設計了「觀點進階班」的課程,詳細的說明請點下面的圖。


另,這和常態開課的初階班不同,今年只開2班,早鳥到明天(03/25)為止)

如果你剛好在03/24看到這篇文章的話,我覺得這也是種緣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