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表達在病院裡用得到嗎?





在病房有一種詭異的時間流感,感覺很慢,但是每隔一陣子就有一些醫療護理行為要執行或觀察,所以一天很快地又過了。


我剛進入病院陪病的時候,腎上腺素激增,但做不了什麼事。畢竟病人痛我也不能跟著喊,而且醫療常識知識都不足以協助判斷。「勇敢表達」的相關課程只夠我在主治醫師難得來的空檔時詢問蠢問題,好比:「可以今天出院嗎?我還有工作⋯⋯」


適應了待在病房的時間,感官逐漸打開,開始觀察到護理人員需要的協助,也感覺到病人(我媽)她的需求,那就是轉移注意力!


我不太會照顧人,但「轉移注意力」卻可以說是本業功夫。畢竟脫口秀本身就是帶領觀眾走向新的觀點,抽離、轉移焦點、強調幽默處,就是我們的日常。


嘗試丟了一些非語言訊息(理性、親切、正向、願意配合解決問題)給護理師後,開始要什麼有什麼。其實護理師也只是想在工作中遇到聽得懂人話不擺臭臉不糾結憂愁的正常人吧~


然後,我就開始跟我媽講孩子的笑話,接著開始聊高度的話題。


我:「你的身高多少?小美要幫妳準備拐杖。」

母:「148cm」

我:「那我叫小美去小人國找好了」


母:「我發現這裡的醫生都不高耶⋯」

我:(浮誇)「你管人家醫生多高?是要找女婿嗎?喂!小美!不用找拐杖囉!」


母:「他們看起來都很年輕,才三十幾」

我:「我回去拿戰袍跟化妝也看起來三十幾」


母:「幫我開刀那幾個,邊開刀邊麻醉邊說,晚餐要跟XXX改到8點」

我:「你沒回他說,我8點可以」


母:「他們身高大概都168左右」

我心想:也高妳20公分了阿姨

母:「我交過的男友都168」

我心想:啊!開始爆料了!不行!這樣會講到遠古時期!於是我說:「媽~可能這間醫院為了148的病人不要太仰望醫生,專找168的醫生」


洗腎的時間就這樣過了,還導致我在電梯遇到180的醫生時,眼睛直盯著對方,想像叫他陪我去病房給我媽看看,一定會有偶像見鐵粉的感覺。


有時覺得自己一無是處,畢竟專長是「表達教育」跟「幽默培訓」,在日常生活中並沒有用武之地。


但有了這兩種能力,在日常生活中又好用的不得了。


醫生願意多講解一些,護理師願意多聆聽一下,各種從業人員願意多擔待一些,這真的不是花錢買禮物可換來的。


那是每個人對於工作的期待,氣氛愉悅、心平氣和,互相尊重。


就連在病人面前這能力都好用,畢竟在疼痛面前,能轉移片刻注意力也很好。


我們住的病房一直聽到病人的哀嚎。「啊~啊~啊」幾乎沒停過。我媽被這叫聲嚇的更緊張了。於是我就跟她說:「或許那個病人只是在唱歌:愛拼啊~才會贏,他只是找不到key而已」


有時幽默一下,或許可以改變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