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學幽默,是出於愛

有一位享譽國際的教授來小胖的私人訓練上課。她要求時間密集,並且目標直指『 #幽默感』,對於小胖的初階課程基底關鍵字『 #勇敢 』、『 #個人魅力 』全都不在意,因為她早已可以在各種國際等級的場合暢所欲言。

󠀠

我以為,她只是想在演講中加些美式幽默

我以爲,她只是以為脫口秀很有趣

我以為,她是學個興趣而已

󠀠

第一次走入月半窩,她帶著同為教授的先生來訪。先生步伐緩慢,可以明顯地感受思緒、口條、行動,都生病了。面對這樣明顯的病症,小胖用平常心款待。

󠀠

為什麼說是平常心,又說是款待呢?

󠀠

因為我能感覺到這位步履蹣跚仍堅持陪太太上課的人,需要尊重。小胖的幽默心法中有一項就是『視缺點為武器』,所以我不會特別大驚小怪,也不會問東問西,只需要在合適的『時機』,點明『視缺點為武器』的應用方法。

󠀠

而應對教學流程上需要解決的是兩位同學步調的平衡。既然是私人訓練,那其他同學就是他太太,想必耐心是課堂中第一個要解決的課題。

󠀠

🔸家人,反而最要嚴正以待『耐心』的課題!

󠀠

課堂原則是:每一個環節我都會停下來詢問『感受如何?』,表述完整才會去下一個階段。第一堂課,幾乎都要花五分鐘等待老先生開口。五分鐘安靜在課堂進度中是很磨心志的,沒有音樂,只有三人的沈默與等待。

󠀠

這兩位教授等級的學員都訝異於我的堅持與耐力。老先生的起手式總說:『我反應很慢...』。不管他講兩句話、三句話,我都等,也不厭其煩地提醒:這句『我反應很慢』,其實不用一直強調,講後續的感受就好,只要有講話都好,需要多少時間都給。(內心OS是:他才講三句話,反應很慢就佔一句,哪能接受啊)

󠀠

透過這個等待,看似在教先生如何表達,實際上在教太太如何表現耐心。

󠀠

🔸耐心不是口頭說說,耐心是需要學會『如何表現』。

󠀠

隨著課堂推進,太太說:很久沒看到先生這麼願意參與了。

󠀠

我是這麼想:先生生病了,導致思考與行動緩慢,相較於伴侶還是思慮敏捷的教授狀態,哪能勇敢表達?乾脆都讓太太說,都讓太太代替自己感受,是比較便宜行事的方法。放棄相對容易,但小胖的課堂不接受『別人代說』。

󠀠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表達自我的渴望,如果等待可以換取勇敢表達,那麼就教會『等待』,而非抑制表達。

󠀠

🔸等待也可以是自己等自己。自己也要願意等自己。

󠀠

先生內心一定能感受到我課堂中在提點太太的部分,他終於不是『單純的受助者』。對我來說,既然學員是兩個,那麼提點兩位表達困境的平常心,就是先生可以感受到的『款待』。

󠀠

年後上課,回報進度,先生更願意參與社交活動,太太滿臉感恩地說:『我就是因為這樣想多學一點幽默』。那一霎那我才恍然大悟,原來侃侃而談的太太是為了『博君一笑』而來上幽默表達的課,她內心的渴望是能跟先生回到歡聲笑語的生活。

󠀠

退休的兩人想必為了病症犧牲也折磨著,從無話不談地聊人生到平靜無語,要如何『再次』學表達新的自己呢?

󠀠

我請他們學會『有就好』,也就是看到杯子剩下的水,而非杯子只剩下半杯水。像是,行動緩慢的教授幫太太挪動椅子,讓我看到日常習慣中,教授的愛是自然而然不在意病症的。

󠀠

太太說:『他們以前只聊有意義的天』;我說:『就當作全新的開始吧!如果有發生什麼小事,就分享,學感受學情緒,學著不講大道理,學著把生活切成小碎片。』我知道為他們來說,認知到未來無法講大道理是糾結的,但現在開始學『有就好』的態度也很好。來分享一下『有就好』的生活小故事吧!

󠀠

太太說:教授每天幫我手沖咖啡。

現場眾人包含助教小編都驚呼:好浪漫~~😍

󠀠

太太說:以前宵夜我懶得去弄,他也會起來幫我泡泡麵。

先生說:之後不能泡泡麵了。

我:為什麼?

先生說:我會喊救我,會生氣。(稍早因為瓦斯爐打不開才生了氣。)

󠀠

那當下,全場都笑開來了。🤭

󠀠

笑聲可以救人。真的。





 

【黃小胖表達工作坊】持續開課中



✔私人訓練 →1到4人「客製化主題訓練」針對想完成的目標「重要的演講、提案」或想在「相對短時間」改善自己的表達問題。(以實體面對面為主,但也可線上進行)


標記: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