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達困境] 博士給的黃金

表達困境-博士給的黃金


黃小胖表達工作坊來了一位66歲的同學,他來接受私人訓練。數學博士的他,口音是親切的台南腔,言談之間可以感受到滿腹理想抱負,比年輕人還有活力,而且交友廣泛,我可以想像如果是他開個人秀,不僅租得起小巨蛋,還比我塞得滿-黃3E區。


他握手充滿力道,講起話來中氣十足、引經據典、頭頭是道,時不時還會講幾個網路笑話。這樣的...阿伯,走進月半窩時,忽然間覺得月半窩真的『好文青』喔!黃小胖真的『好年輕』喔!跟他收的教學費真的『好...實惠』喔!


 



 

這不是我第一次教長輩,退休人士、主管階層、貴婦、老師的老師...等等,都在我的課程中獲得意義,有人彌補了親子關係,有人更能夠理解青壯年的世代,有人甚至是孩子勸導(逼迫?)下認識黃小胖。他們的相同點是,看著小胖稚嫩的臉(我可以用他們的眼光這樣形容自己真好~),心底盤算著,退費機制或是踢館時機是什麼。


面對這樣在人生經歷海放我的學生,我得更花精力在課程主軸外獲取信任感。這...很累耶~講課還得小心翼翼斟酌詞彙,不能戳破玻璃心,但也不能不給真實的筆記,那真是比教一般同學還要費心。(才會說好實惠啊~)


課程中我都會安排讓同學自由論述的時間,由於博士很會講話,導致我擔心這快要變成一種心理諮商了。所以我開始引導:『老師,您上過的舞台比我吃過的屎還多(當然我沒講出這句),您拿到的文憑比我簽過的婚前協議還多(當然我也沒講出這句),我能幫助你什麼?』、『我能分享什麼?』


他差點沒說出真心話:『我不認為妳能幫助我』


他停頓了。

他開始發現在這個環境,這場『聊天』中,他是學生,他來我身邊偷思想,而不是證明自己很會。



 



 


於是,我開始『教學』。透過觀看他人、觀看自己。我分享關於:


*教育的目的不是炫耀。


*所謂公眾,就不是你的『同溫層』


*你的黃金是我的垃圾


關於第一點『教育的目的不是炫耀』,是我看到很多長輩/學者/老師在分享他們關於表達的體驗時,會不由自主的說:『我的屬下都不敢上台,我就叫他們多多上台就好啦!以前我也是不會啊!後來我就會啦!』


這個以前不會到後來會是花了多少時間?有多少資源挹注?他們忘了說。或許怎麼會的已經在他們的生命經驗中遺忘,但會一件事的感覺很好,很值得驕傲,也很想要分享,所以會用一種居高臨下的狀態指責他人的不會,他們講的當下沒有感覺自己呈現的是一種炫耀,因為他們不會用觀眾的眼光去看待自己的表達。


剛巧博士的熱情是『教』數學,所以當他分享『教學生數學』的那整段手舞足蹈後,我解讀了我對『教育』的看法。


教育是為了縮短他人的時間,讓他人透過我的經驗與系統整理,減少一萬個小時的練習,那代表他們會花更少的時間學會,甚至比我更強。


『教學者』的成就來自學生學會的感動,但也意味著自己將被取代,所以是一種『失落』與『驕傲』感並存的狀態,也是一種『未來』怎麼一直在眼前提醒我我『過去』了。


教學現場的主角是學生,老師是配角。因為老師已經學會了,所以他應該更專注在:如何讓同學學會。『如何讓同學學會』本身是一個專業,不是一個很會該項目的人就很會『教』。畢竟,『想盡辦法讓他人懂』比『我狂講我會的項目』還要來得需要『同理』。


同理他人,是需要學的。


關於第二點『所謂公眾,就不是你的同溫層』,部分學者、專家或是父權思想下的長輩,常會覺得講話都很多人點頭很多人聽啊!他們不知道的是,台灣的孩子最會的演技就是:『微笑』、『在感覺對方停頓的時候點頭』然後看場合跟著其他人反應『拍手』,但實際上全程『放空』或是『在想自己的事』。


這是我們的演技防護罩,我們透過這樣的演技全身而退所有尷尬的局面,還有,得到分數(或學歷~)


為什麼我會知道這個演技秘密?因為我是做很久的脫口秀演員啊!從遠古時期我就要面對的一堆不知道從哪買票的大眾。他們或許可以歸類為某種TA,他們都很善良所以會配合演出,當他們進入學生與老師狀態時就會直覺放空,於是別人在笑,他們笑不出來(笑的演技太難),跟不上笑點,於是一直問旁邊的人上一個點在笑什麼。


雖然阿伯們有阿伯們的市場,他們的笑點我也很難服務,他們在他們的舒適圈可謂風風火火。但是,會走來我課堂的阿伯,應該都帶有這樣的學習目標:讓另一個世代的人或是所謂的大眾,聆聽,不使用演技,真誠地想聽講。


這點很難,因為長久以來的男性說教文化,導致觀眾會出於直覺想逃避接下來的『上課時間』,即便那是在分享。


所以要開始帶領阿伯去認知『很多不一樣的人』,也就是『多元』。把心態放軟,讓所有不認同自己的聲音出現,這才會出現對話的空間。當對話空間『有進有出』,才是『聊天』。


關於第三點『你的黃金是我的垃圾』,是我發現很會講話的人,有時會誤以為自己很有興趣的事,都應該是別人很有興趣的事。


他們帶著滿腦子的思想,打算砸每一個被他抓住的人,事實上,若沒有引發他人的興趣,就是空談。


小胖本身教『表達』,其實更準確的說是認識自我,呈現自己的思想,誠懇地分享自己。我有很多課堂環節去解開同學面對自我的疑惑,我也有出書分享自己的開竅之路,但在朋友旁邊,我不太主動『分享』或『教學』。


畢竟,要在你聽得進去的時候我才會講。


必須你主動呈現『學習狀態』我才能『引導』(老師是配角啊~)


課堂魔法有一個脈絡,一個逐步打開的過程。回到阿伯,我必須讓數學博士滔滔不絕地證明自己後,才能夠讓他冷靜地回到『學習狀態』。


當雙方都對黃金有興趣,黃金才有價值。



--

私人訓練服務請參考這邊→「關於私人諮詢」

--

想要先瞭解情況歡迎到我的Line官方帳號詢問→「點這邊直接加入」 (或是在Line搜尋 @ponponyell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