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大婦力時代-序語

睽違兩年的脫口秀專場『大婦力時代』準備推出,這一次,我想說什麼話?


2017年懷孕時,我帶著八個月的身孕上台演出『你媽的秀』,才剛上台就說我又想尿尿了,這孕婦的症頭引起觀眾哄堂大笑。孰不知再走回來的我已穿著好婚紗,舉行了我『一個人』的『婚禮』。那紅紅的燈光與懸掛的白布,意味著喜慶也代表著分離,我得跟『單身』告別。秀的結尾我淚流不止地說:『我知道我會好好照顧這個生命,我只是捨不得,捨不得那海量的時間,捨不得可以只照顧自己的時光』。



2018年產後半年推出了『我的奶GG了』,一邊哺乳一邊登台作秀。以最快的時間『復出』回到演出崗位,實際上是因為我深深的恐懼,怕市場不需要我了,怕我會被取代,怕我那『獨立』、『自主』的精神消失,怕我『淪落』於在家照顧小孩。





生產後四年,我才懂那些媽媽前輩們說的:『只是一個階段』。


階段,這個詞彙總得要適應了,走過了,才懂階段這個詞彙的『時間』意義。


還沒跨過階段之前會焦慮、害怕、緊張,也會有期待與施展;進入了階段之後,每天都在渾渾噩噩,適應與忙碌。總要跨過階段暮然回首才會說:『啊!我已經當媽媽四年了』。那差別是:『我失去了青春,嗚嗚嗚~』跟『出差會看不到寶寶,嗚嗚嗚~』;總要到這個階段才會知道,我走過來了。



 


遙想十幾年前,我剛回到表演者身份,到清華大學人文社會學系擔任戲劇老師,那是一群極為優秀,天資聰穎且勤勉向上的孩子。我的任務就是帶領同學們把四年所學的知識幻化成舞台劇,畢竟『社會』與『人文』用『劇場』的方式呈現,是比論文更具象也更能產生共鳴的。他們的劇本田野調查扎實豐富(基本上就是深度研究這個社會發生了什麼現象),但是人物個性卻像是好多個教授在對話,台詞就是論文。


小胖不懂統計分析,但小胖懂人。所以跟他們講人。


那些他們從數字上看不到的人性脆弱,貧困與生存壓力會做出的選擇,以及,理解『人』才能做出相對應的『包容』。多元、平等都是得從『理解人』開始的,畢竟他們來自清華大學,他們有本事高高在上『評論』社會,但戲劇的美,是腳踏實地『走訪』與『同理』。


後來,這群孩子活出精彩的人生,有人是唱片企劃,有人是攝影師,有人是暢銷作者,還有人從政。



 


青春熱血的黃郁芬(現任台北市士林北投議員),二十歲左右時挽著我嘰嘰喳喳的訴說理想伴侶的類型及對劇場的熱愛。當時我看不出來她有想要改變政壇的勇氣,我也看不出來她有參與選舉的企圖心,我只知道,她理性感性兼具,創意發想與準確執行都完備,而且我有把握,她懂得『愛』與『照顧』,所以在資源分配上會憑著初心捍衛。


這次競選連任的關鍵時刻,也是她生產坐月子的關鍵時刻。


走過產後憂鬱的我,在那段時期覺得自己再也跟不上市場,被觀眾拋棄了,要積極努力復出的我,很想跟她說:『新手媽媽只是一個階段』。






這個階段會手忙腳亂,會覺得自己被打回原形,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如人,什麼都得依賴他人,身材、樣貌、才華、學識都驚人的消失。甚至照顧新生兒沒睡覺的勞累會影響性格,連性格都不像自己了,還有什麼好事發生呢?


新生兒,還有所有被新生兒吸引來的助力。


來者不距的接收,不用在乎尊嚴,不用在乎好不好意思,就是重新學習接收善意跟好意,或許會坑坑疤疤冒冒失失,或許會沒有那麼完美,但『這只是一個階段』,這一切都會以驚人的速度熬過去。去成為自己,去享受為人父母的喜悅。日子不需要完美,只需要熬過這個階段。


我曾經推推車在公寓樓下,孩子熟睡、憋尿、5分鐘還有電話會議,於是拜託路過的高中生妹妹幫我一起把推車扛上樓。我曾經在夜市拜託店家讓我帶孩子去換尿布,我曾經在銀行一邊餵奶一邊處理帳務。要說起這些怎麼『熬』?靠的就是拜託,就跟拜託選票一樣,說出你的需求,讓所有助力來到身邊幫忙。




回到文章的開頭,這檔秀要說什麼?

我想說的是


『大婦力時代』是總算進入「婦力時代」階段的女性

是來自中年婦女的自嘲,也是怒吼,或許也可以說是看透

是過了「新手媽媽」這個階段後,重新掌握自我的婦力

是運用瑣碎的時間,高效調整自己的狀態,或許有點羞恥,但熬過去的驕傲。


關於媽媽,我想在這檔秀分享得更多,也想讓更多媽媽聽到

驚喜媽媽專屬演出場次「早起媽媽有笑場」

活動通售票中 !(↓點圖購票↓)






也歡迎按下面的Line圖示,加入小胖Line官方帳號,就會收到最新開秀資訊喔💛

(或在Line上搜尋 @ponponyello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