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抗與跨越




在課堂上遇到抵抗的學生怎麼辦呢?

有人說,怎麼會遇到抵抗的學生。他們自己付錢來學,不喜歡就走啊!抵抗什麼?如果是心疼學費,那不如心疼自己的情緒。

也有人說,同學不喜歡老師通常都會「裝」,裝聽,裝喜歡,邊裝邊說:「我正在給老師機會」,可能找機會要給負評。

對我來說還有另一種解釋,就是她抵抗的不是我,而是自己。

我的「表達」課程有很多的自我覺察,畢竟要先有想法才能說出來。既然人生沒有劇本,沒法說出「台詞」,也沒方法「幻想」自己的角色。

那最好的方式是演自己。必要的時刻演出最適合該場景的自己。反正自己本來就有很多面貌,覺察那些自己,在合適的時機展現。

可是很多人不能面對自己,他們期待的是一堂課程能擺脫自己,達成心中幻想的自己。

當這堂課的各種教學環節讓你不得不面對自己時,抵抗、痛苦、擺臭臉就隨之而來。有的同學誤以為反正我有參與課程,老師感覺不到我不爽。實際上老師都感覺得到。接下來就是老師要不要處理。

對我來說,我喜歡教學,享受同學的進步,也不急著「該節課」就讓同學想通,所以我很少會被冒犯到。不對號入座,就是一種幫助同學成長的態度。

重回健身已半年,每一回都有擺臭臉、耍嘴皮子、要做不做的態度給教練。他是我的好朋友,從來不被我這種態度給矇到。我喜歡他平常心的要求我,做著他喜歡的事-「折磨我」。

某一次他要我倒立,如往常地質疑這要幹嘛?如往常地解釋心臟位置的改變與手肩頸撐地的好處。

第一次,做不到的我,抵抗到了極點。他就是等,下一回再要求我做。做之前還在抵抗的我,撐起來了。再一回,撐的更直了。再一回,撐的更久了。

他說:「時間與休息。身體需要時間消化,身體從來不覺得有需要做這樣的動作,所以力量從手傳導不到核心,就撐不住腳。這半年你的核心已足夠力量,第一次做不好是正常的,等待身體消化吸收,他就會找到傳導力量的感覺,所以就撐起來了,找到感覺後,你就會更不費力的做到。」

我的教練也是我各種工作的導演,我們聊戲聊人生也聊身體與覺察。

「我又沒有要演戲,到底為何要上表演課?」

我想,這就是答案。

身體能教會我們的比想像中多。只是教育讓我們只會用腦學習,習慣用情緒帶動各種狀態,也無法覺察與抽離各種卡關。

表演課就是來解決這些問題,而表演、身體、情緒、姿態、聲音⋯等融合在一起就是你所表達的自己。

抵抗是直覺反應,是反射動作,那都是正常的。重要的是,引導者如何帶你走過,而你又如何讓自己走入下一個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