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達困境-熱火沸騰的木頭人

小胖不太會數位分析、大數據、統計⋯等等跟數值有關聽起來很酷的學問。但我很會一樣很酷的東西叫做「直覺」。透過直覺,我知道我的學生有很多工程師!(好吧~課程行政會嗆我說這不算什麼直覺)


這份直覺用在表達課程,就是我感覺得到同學背後的非語言訊息,很可能表面上他在說:『我比較能適應話術的教法』;實際上他在說:『不用一直讓我們了解自己,我不懂了解了自己,然後呢?我都不喜歡我自己了。』『我只想要別人聽懂我在講什麼,我講哪些話可以變成別人喜歡的那種人』『我可以不要做自己嗎?我就是對我自己很厭煩』『教我『做哪些事』『說哪些話』就好了』

遇到這種表面理性,實際上內心洶湧翻騰的人,我都稱之為木頭人。這種人其實很好攻破心防,只要能說出我所感受到的他,並且用一種一樣理性的態度說,他會有一種『被懂』了的感動,很可能他此生沒遇到幾個『被瞭解』的時刻,所以被觸動心弦的時候,我都很怕那份感動會讓他愛上我🤣



其實很多人感受都打得很開,都能猜到對方在想什麼,但是能不能用相對溫柔理性的態度說出來就是困難之處。如果你是高敏感的人,剛好是在關係裡遇到木頭人,你感覺到木頭人理性背後的情緒,但因為你是他的同事//女朋友/家人,你對於他說話的方式『累積』了很多情緒,所以當他又開始『強裝理性實則讓你感受到暗潮洶湧』,你會很難用『跟他一樣理性』的狀態。


而當你一針見血地說出(踩上)他的情緒痛點,

他會死不承認,因為他不能被情緒化地直接戳破心防,所以你們的溝通就破局了。

我因為在課堂上遇到木頭人,所以能理性且溫柔地與其對話。關係是師生,所以木頭人會更願意敞開心胸一點,他會覺得我對他不造成威脅,我不處於他的生活環境,我跟他沒有利益關係,甚至,他可以隨時解除這個師生關係,所以他反而在課堂中更軟化一點。

一週接著一週的課程,等到木頭人漸漸對於人際關係有『安全感』後,他經歷一次又一次的『被懂』,他發現表達可以幫助『被懂』,而他也更願意『懂自己』後,他才感受到『活著』,活出自我的木頭人就會變得很愛講話,那時的他們也開始會注重打扮、關心他人。因此,小胖的課又有一種像是『整形』的感覺,同一個人上課前後呈現完全不同的氛圍,自然地,戀愛運也會變好一些~(被同學們戲稱上課後會談戀愛的原因)

這就是黃小胖表達課程的『魔法』




高敏感但抽離的態度讓我平常心地對待同學,不對號入座同學的疑難雜症,等待時間與課堂環節所造成的轉變。很多事就算能看透,都不適合第一時間說,得等建立好『安全感』『信任度』之後,再輕輕地剝開傷口,不恥笑也不輕蔑。

何時才能進一步更直接走心的對話?木頭人自己意識到自己的武裝也說的出口的時候。

遇到木頭人怎麼辦?

先讓這個木頭相信你是無害的吧!


就算你看透什麼但你要忍住,看準時機說話,畢竟木頭人的傳導速度極慢,很可能你都感受到他的熱血沸騰,但他會在下一次補課的時候才來跟你說:『小胖老師,我很謝謝你,改變了我的一生』。喔不!他們是木頭人,他才不會說這麼一大段話,他們只會在下一次補課或我的脫口秀出現,帶上一本 喜劇媽媽桑幽默表達學 。那已經代表他已經認同我帶給他的人生轉變了,這學生一期一會的課程後還願意記得我,還會跟他為數不多的朋友談到這堂課。我值了。關於那些忍住不嗆爆他的衝動,關於那些為了讓他有安全感所忍耐的怒氣值,我值了。

謝謝工程師的同學們

記得幫我跟公司福委會提起我的課嘿~

小胖老師很需要你們的提攜喔!讓我們一起讓木頭們都熱血沸騰吧!


---

→最新開課資訊在這邊←



也可以專案訂製平日的企業小型內訓喔(已經完成很多期),歡迎來Line問我

(或在Line上搜尋@ponponyel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