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密的負面情緒,是面對內容焦慮的利器

『課堂上會改段子/演講稿/自我介紹的內容嗎?』


最近課堂上常被問這句話。


我能理解內容焦慮。尤其在最後一堂課,快要結束的那刻,有一種分離焦慮產生,覺得自己不夠好到可以處理表達內容的一切,也無法判斷自己真的足夠強大了嗎?


 

給魚吃不如給釣竿。


 


表達自在必須先找到自己的安全感,對『自己』有自信了,就能接招。不管是環境改變、對象改變、或是議題改變,你都找得到自己能講的話。若你在水中能夠自在時,我們自然可以討論招式。(看不懂水中的比喻?請看這篇『嘴巴說知道,身體總是辦不到』


由於我期待的是讓同學們先對自己產生安全感,所以『勇敢初階班』的課程中專注在培養自覺,也就是你會有機會『自己改自己的作品』,不管它是段子、演講稿、或是簡報提案。


但如果有需要具體的內容更改,小胖也可以幫你。


之前有分享拐拐 許采晴的TED18分鐘演講任務、疫情時完成『小人物放心說』的素人5分鐘演說企劃、以及最近正準備一個特殊的任務-「倖存者的60分鐘演講。」


這些任務都很私密,為了激發真實的演講核心情緒,小胖必須犀利的提問,試圖觸動講者『負面』的情緒,讓他『痛苦』、『傷心』、『生氣』並『辯論』或『解釋』出一個論述。從中找到蛛絲馬跡的線索,串起整份演講。然後再去蕪存菁,篩掉『不能講的』的那些話,就是演講好聽又動人的出發點。


這些過程都不能公開,也不適合『團體班』。


我所設計的課程環節有很多觸及內心的時刻(畢竟表達就是『講自己』),所以常被說:『黃小胖的課,怎麼那麼像團體諮商!』。而講自己就一定會有破綻被發現,所以我也會被戲稱是『被脫口秀耽誤的心理諮商』或是簡稱『仙姑』。


只是『哪些話可以講,哪些話不能講』常考驗著我,畢竟學生的內心深處能被觸動到哪?是非常尷尬且易碎的。有些是『秘密』,而有些傷口已癒合,不管是哪一種,都得要小心謹慎。

所以,凡事跟內容相關的,我都會說『來私人訓練吧!』


我們先進行一番『能說什麼』的篩選,做好心理建設,然後再把內容呈現在觀眾面前。


我會教『不用背』的方法,而是理解事件脈絡,理解自己講話邏輯,理解氛圍起伏。只要找出講這段話的核心價值後,就能順暢地、自在地講開來。畢竟感動他人前,先要感動自己。


我想我之所以會這樣教是因為

我知道

演講難、TED難,但講出心底話更難。


妳也正在「難」嗎?

我能幫忙💛


【私人訓練形式及說明資料】


↓請點這邊↓


https://lihi1.cc/FKYRx/blog0623


--


【團體班表達工作坊課程資料】


[勇敢初階班](2022年餘3班)


https://lihi1.cc/I1khF/blog0623

[夏日全天初階班](2022年夏季限定僅1班)


https://lihi1.cc/THQfA/blog0623


[觀點進階班](2022年10月開課僅1班)


https://lihi1.cc/zAbfd/blog0623


[幽默高階班](每年固定只開一班)


https://lihi1.cc/wyyxzblog0623

[課程、私人訓練詢問] →點擊加入Line即時回覆←

https://lin.ee/JumNzFa/blog0623